當前位置: 主頁 > 金融經濟 >
0 Comments

中國中長期的經濟發展需要以新的視角審視

發布于:2016-10-25  |   作者:http://www.tradlc.live  |   已聚集:人圍觀

  中國中長期的經濟發展需要以新的視角審視。在近期舉辦的博智宏觀論壇上,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副理事長劉世錦提出,傳統GDP核算方法對把握一國經濟發展動態做出了貢獻,但其固有缺陷在于不能反映出經濟活動的最終目的。終端產品(Gross Final Products, GFP)的嚴格定義是GDP中不再直接進入下一個生產過程的產品。GFP體現了生產活動的目的,是整個經濟活動的源頭。以GFP為視角進行研究可以對中國經濟運行有更好把握。GDP中,當期生產的產品只有一部分最終被使用,可被稱為終端產品(Gross Final Products, GFP),另一部分要進入下一個生產過程,可被稱為生產性投資(Production Investment,PI)。這兩部分在經濟活動中的性質有較大差異。終端產品是整個經濟流程中真正“留下來的東西”,生產性投資則要再次返回生產過程。混同二者容易引起對經濟形勢的誤判。


  終端產品(GFP)的嚴格定義是GDP中不再直接進入下一個生產過程的產品。具體包括個人易耗消費品、耐用消費品,以個人或公共產品形態出現的服務類產品,加上住宅、基礎設施建設等。在現行統計中,住宅和基礎設施建設被納入投資,但住宅首先是滿足居住需求的耐用消費品,大多數基礎設施建設作為公共產品也用于滿足居民的消費需求,應被納入GFP。生產性投資(PI)包括機器設備、廠房等,本質上屬于中間投入品。進出口方面,GFP不包含凈出口,但包含進口的最終消費品。


  一個經濟體或經濟體系,其增長實際集中表現在終端產品的規模、質量和增長速度上。進出口和生產性投資對經濟增長的貢獻都要通過終端產品得以解釋。如果生產性投資與終端產品的需求不匹配,就可能出現終端產品增長效率低下或生產性投資產能過剩等問題。生產性投資為被動需求,容易呈現順周期特性。


  以GFP理論為框架,可以幫助更好把握經濟增長的過程和趨向。經濟增長過程中最先啟動的就是GFP。GFP各個組成部分的變動,將會帶動長短不一的投入產出鏈條的變動。通過層層傳導,需求變動先引起存貨變動,隨后是價格變動;存貨和價格變動都會引起產能利用率的調整;在投入產出體系中,直接消耗系數、完全消耗系數反映了基本生產架構,短期內不會有大的變化。當人們實際感受或預期到已有產能即便充分利用也不能滿足未來需求時,便開始投資,GFP變動最終拉動了生產性投資的變化。


  以GFP理論為框架,可以觀察分析重要的經濟結構關系及其變動。GFP包括居民消費、政府消費和非生產性投資,其構成的變動可以反映經濟發展過程。那些成功的先行經濟體和后發追趕型經濟體,均表現為終端產品持續且有時相當高速度的增長。


  1出口和GFP之間的比重(EXP/GFP)進出口對經濟增長的作用往往被誤解或低估。只有凈出口為正且增長才會對經濟增長有統計上的貢獻,但是一國的開放程度對經濟資源配置有至關重要的影響。EXP/GFP比例高表示開放程度較高。貿易通常會加強資源流動,提升效率。2生產投資與終端需求之間的比重(PI/GFP)由于技術進步很大程度上“物化”于生產性投資品,該比值高意味著更大數量的投資和更長的產業鏈。產業鏈延長導致自我強化的“加速原理”出現。中國房地產、基礎設施拉動的重化工業增長就呈現自我強化過程,近年來的減速則呈現出相反方向的自我強化。增長中的大起大落經常由生產性投資所致。3私人產品與公共產品之間的比重由于公共物品定價難以市場化顯示,其供求達成不容易平衡。短缺的公共物品供給容易引起擁擠或不滿,而過量的基礎設施、保障房、國防產品等則形成低效或無效投資。適宜的結構關系應是同樣多的公共產品,支持盡可能多的私人產品。


  比較高的對外開放度,較高的生產性投資比重, 比較適宜的公共產品和私人產品結構,可以支持經濟增長速度的提升。此外,人口結構、收入分配差距、技術提升能力等,都對經濟增長有影響。只有這些變量較好地協同配合,才能推動長期的經濟增長,由此也可以解釋為什么二戰之后只有少數經濟體可以成功進入高收入行列,對中國經濟轉型所要解決的關鍵問題也能提供有益啟示。“博智宏觀論壇”由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主辦下屬北京博智經濟社會發展研究所承辦的研究型平臺,交流思想,剖析短期熱點,研究中長期經濟增長問題。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副理事長劉世錦為召集人。


來源:博智研究


標簽:                   喜歡:收藏
2019年马会全年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