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金融經濟 >
0 Comments

未來我國可能將成為第一經濟體

發布于:2017-06-09  |   作者:http://www.tradlc.live  |   已聚集:人圍觀

  未來我國可能將成為第一經濟體,認清差距,將追趕美國的主動權掌握在我國自己手中——全面深化改革創新,加快提升國際競爭力,早日跨越中等收入陷阱,邁入發達國家行列。


  發展基礎:中美均具備成為世界領袖國家的良好基礎條件


  從人類發展的歷史來看,要成為世界領袖國家,良好的發展基礎條件必不可少。考察地理條件、自然資源、人口條件、歷史沿革四個方面,我們發現中美兩國均具備成為世界領袖國家的良好基礎條件。中美兩國均幅員遼闊,氣候溫和,適于文明發展;地形地貌多樣,能發展多樣化的經濟,地理位置優越,均處于亞太核心區域;自然資源豐富,總量均居世界前茅;人口規模大,市場潛力深。與此同時,中美在發展基礎上各有優劣勢。美國適宜人類活動的面積更大,氣候更多樣,耕地、森林資源更充沛,人均資源擁有量優勢明顯;地緣摩擦更少,人口素質更高,歷史包袱更小。中國則依賴人口基數擁有更大的市場空間,人口素質提升更快,具有更深厚的歷史底蘊,民族認同感更強。


  發展現狀:中國整體落后,但正迅速追趕


  比較中美兩國的發展現狀,無論是在經濟總量、農業發展、基礎設施建設以及金融發展等硬實力方面,還是在教育醫療、環境保護以及知識創新等軟實力方面,中國與美國之間仍存在較大差距 (2015年中國人均GDP為8027美元,僅相當于美國的14.3%),但亦不乏亮點,表現在四個方面:一是工業規模全球領先 (2014年中國工業增加值為44176億美元,居全球首位,美國為31548億美元);二是基礎設施較新,質量更高;三是有巨額的外匯儲備作為支撐,經常賬戶長期順差;四是財政赤字率和公共債務率低于美國 (2015年中國財政赤字率為2.3%,美國為2.6%;中國公共債務率為38.9%,美國為74.1%)。總體來看,盡管美國在軟硬實力多方面仍領先中國,但近年來中國的發展速度更快,中美差距正在縮小。


  政策分析:特朗普新政對中國挑戰較大


  (一)美國歷任總統的執政思路


  建國以來,美國依托來自英國的自由主義傳統,在一個沒有歷史包袱的廣袤大陸上建立了完善的政治體制,并形成了自由競爭的市場經濟模式,這種小政府、大市場的經濟模式是美國經濟體制的內核。戰后美國兩黨的經濟政策在保持基本核心價值的前提下也出現過一定的趨同和融合。


  (二)特朗普新政的核心內容


  特朗普新政的主軸在于傳統的共和黨政策加上民主黨的財政刺激。作為共和黨總統,特朗普并未偏離保守主義思想的基調,延續了共和黨一貫的減稅、減少政府管制的核心思想。


  特朗普吸引制造業回歸美國本土,意在激發制造業的創新活力,具有里根供給學派思想的影子。監管政策方面,特朗普著力廢除《多德—弗蘭克》法案,反映其將自由經濟理念注入金融業以及對外貿易的趨勢;貨幣政策方面,隨著全球通脹壓力的抬頭,特朗普延續共和黨一貫的緊縮貨幣政策,將穩定物價作為執政的主要目標。特朗普政府提出大力推進基礎設施建設,體現、吸收了民主黨凱恩斯主義的思想,與共和黨倡導的“小政府”傳統理念有所背離。


  (三)特朗普新政的可行性


  首先,財政擴張政策落地的難度較大。如果特朗普的減稅政策得以全部實施,預計任期內將導致美國的聯邦稅收減少4.4萬億美元-5.9萬億美元,但美國當前的赤字率進一步上升的空間已非常有限。此外,共和黨在擴大財政赤字方面的態度并不積極,而美國國會多年來形成的嚴格財政紀律的相關機制也可能對特朗普新政形成制約。


  其次,貿易保護政策將趨于溫和。特朗普重視實際利益和美國本土利益,輕視意識形態和全球責任,其敢于打破思維定式并且不按傳統套路出牌,預計其未來應不會采取過于強硬的懲罰性措施,而會以此為籌碼,換取其他國家的利益讓渡,爆發全面貿易戰的可能性較小。


  第三,放松金融監管面臨的阻力相對較小。在美國已走出金融危機陰影,且金融政策逐漸正常化的背景下,預計特朗普政府關于放松金融監管的主張有望得到包括普通民眾和華爾街精英在內的普遍支持。


  (四)特朗普新政的影響


  從美國方面看,特朗普政策可能在中短期促進美國經濟增長動力切換,由依賴消費轉向投資和制造業,并加快美國經濟增速和物價上升幅度,推動美聯儲更快加息。


  從全球視角看,特朗普的政策組合疊加美國加息周期,全球可能進入一個強美元、金融動蕩加劇、通脹中樞上移的時代。全球多數國家的貨幣政策,也可能隨著美國加息回歸正常,而其財政政策則隨美國的財政擴張而擴張。


  從中國方面看,特朗普新政帶來的挑戰較大。一是隨著美國保護主義的增強,中國出口有可能會受到沖擊,拖累經濟增長;二是美國通過產業保護政策和獎勵措施鼓勵國內制造業發展,高端制造業回流美國,將會影響中國制造業生產和投資;三是美國進入加息周期,中國的貨幣政策將面臨兩難。


  在看到挑戰的同時,特朗普新政對中國也存在若干機遇。如美國削弱亞太再平衡戰略,退出TPP,將促進中國與亞太國家的經貿合作關系得到加強;特朗普的實用主義傾向,也會促進中美之間拓展新的合作領域。


  競爭合作:中美局部性競爭將成為常態,而全局性合作有望成為主旋律


  (一)中美局部性競爭將成為常態


  隨著中美經濟的發展以及力量對比的變化,彼此之間的局部性競爭將成為常態,具體表現在:一是隨著雙方經貿往來不斷深化以及中國產業升級步伐加快,中美貿易摩擦將會進一步加劇,但主要會集中在局部產品領域,不會發生大規模的貿易戰;二是人民幣在國際貨幣中的影響力將會進一步提高,促進國際貨幣朝著更加多元化的方向發展,美元霸主地位將有所削弱但短期內難以動搖;三是美國實施再工業化戰略,而中國推進制造業2025戰略,兩國未來很可能在智能制造、航空航天、生物醫藥、海洋工程、新能源等多領域形成競爭;四是美國開始轉向雙邊規則,而中國繼續積極維護多邊國際規則,努力提高在全球經濟治理中的話語權。


  (二)中美全局性合作有望成為主旋律


  當前及未來一個時期,中美經濟將進入全新的競爭和合作共生時代,雙方經濟相互依存度極高,任何一方采取行動都會對另一方產生巨大影響,任何一方改變交往條件都勢必導致另一方做出回應。


  在持續博弈情況下,合作是唯一均衡之解,全局性合作是主旋律。一是中美貿易總體互補性強,未來將朝著更加平衡的方向發展,雙方將以積極合作的方式綜合解決貿易不平衡,即美國擴大出口,中國擴大進口;二是中美產能合作空間巨大,從而形成并將長期保持中國對美國貿易順差和利用外資逆差并存的格局;三是中美合作機制相對健全,未來將繼續建立一些新的機制或對話平臺,使兩國保持多層次多領域的互動;四是中美關系是世界穩定器,將在全球治理中發揮更大的作用。


  (三)“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與“讓美國再次偉大”可并行不悖


  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以后,提出了“讓美國再次偉大”的宏偉目標,而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提出了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宏偉目標。


  實際上,中國的發展目標與美國的發展目標并不必然是互斥的,而是可并行不悖、相互促進、共同實現,其實現路徑是加強雙方經貿合作,包括促進中國與美國在能源、基礎設施等領域的合作,從而強化政治互信、經貿互利,建設性管控分歧,攜手推動全球和平發展。


  增長展望:中國有望在2025-2030年期間超越美國成為第一大經濟體


  通過從經濟增長最重要的三個因素(人口、資本與全要素生產率)入手,我們假設了悲觀、基準和樂觀三種情景下中美兩國未來30多年的經濟發展走勢。其中,基準情景是最有可能發生的場景,也是預測的中值。而悲觀、樂觀則相當于是預測的上下限,其作用是給出了預測中美未來經濟發展軌跡的一條“走廊”。


  當以2015年美元計價時(對應的人民幣匯率為6.2275),2016年(預測的起點)中國的GDP大約是美國的64.1%,人口約為美國的4.3倍,人均GDP約為美國的15%。在基準情景下,按市場匯率法預測,中國有望于2029年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經濟大國。若考慮匯率波動因素,中國超越美國的時間處于2025-2030年之間。


  預計到2050年,按市場匯率法測算,中國的人均GDP可達到美國同期的37%,相當于目前南歐國家的發展水平。若以購買力平價測算,2050年中國的人均GDP將達到美國同期的69%,相當于法國的水平。由于兩種計價方式分別存在低估、高估因素,取兩者中值,預計到2050年中國人均GDP大約是美國的一半,相當于西班牙、意大利、韓國的發展水平,我國屆時有望邁入中等發達國家的行列。


  對策建議:全面深化改革創新,闊步重返世界之巔


  (一)以我為主、煉好內功,全面深化改革創新,加快提升國際競爭力


  認清差距,將追趕美國的主動權掌握在我國自己手中——全面深化改革創新,加快提升國際競爭力,力爭在未來30年仍能實現年均4%-5%的GDP增速,早日跨越中等收入陷阱,邁入發達國家行列。


  可采取的具體措施:一是從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入手,從供給、需求兩端強化“中西醫結合,標本兼治”,加快構建新型宏觀調控政策框架——“改革開放創新+財政貨幣政策”;二是聚焦發展實體經濟,保持制造業領先的競爭力,大力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發揮金融體系對制造業發展的支撐作用,大力實施品牌戰略,盡快形成一批具有國際影響力的知名品牌;三是加快科技創新,完善產權保護,成為引領全球科技的主導力量,積極推進“互聯網+”及《中國制造2025》戰略,推動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完善平等保護產權的法律制度,吸引全球科技人才到我國進行科研與創業;四是鼓勵生育與吸引海外人才回歸并重,完善全面二孩政策配套措施,并進一步實施鼓勵生育政策,構建有利于海外高端人才回歸的客觀條件,力爭在未來能由目前的人口凈流出變為凈流入,加快推進醫療教育等服務業改革,注重勞動力質量與結構的提升。


  (二)積極營造良好外部發展環境,構建中美新型大國關系,積極參與全球治理


  致力于構建“不沖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中美新型大國關系,促進世界和平與穩定發展,營造良好外部發展環境。


  可采取的主要措施:一是努力增進中美雙方的戰略互信,使中美新型大國關系建構于更加牢固的基石之上;二是充分用好新建立的外交安全對話、全面經濟對話、執法及網絡安全對話、社會和人文對話四個高級別對話合作機制;三是積極加強中美雙方的人文交往,促進支持中美友好合作成為主流聲音,不斷壯大中美關系的社會基礎;四是要加強中美雙方在重大國際和地區問題上的溝通和協調,共同推動有關地區熱點問題妥善處理和解決,承擔與自身國力及國情相適應的國際責任,為國際社會提供更多優質的公共產品;五是以“一帶一路”建設為契機,引領世界走向深度的全球化,首次用中國的發展理念參與全球治理,將“一帶一路”建設構建成為新版全球化、中國積極參與新治理的成功樣板。


  (作者系中國民生銀行研究院院長)


來源:中國經濟時報

作者:黃劍輝


標簽:                   喜歡:收藏
2019年马会全年资料